新闻是有分量的

中国旅行团国外遇袭 两山东大汉击退三劫匪夺回财物

2019-01-04 02:38 栏目:澳门赌博注册

  旅行团异国遇袭 两中国男子击退劫匪

  同团成员俄罗斯圣彼得堡遭抢劫,两名男子挺身击退歹徒,中国总领馆与当地警方交涉锁定嫌疑人

图为朱川(左)和赵文勇(右)在圣彼得堡合影。受访者供图

  两名中国男子在俄罗斯圣彼得堡挺身击退歹徒,帮助同行的旅行团员夺回财物,此事经媒体报道后网友纷纷点赞。

  新京报记者从中国驻圣彼得堡总领馆证实,事发后,中国总领馆与圣彼得堡警方进行交涉,警方通过查询附近监控锁定了相关嫌疑人,目前已对此事进行侦查,3名歹徒仍在逃。总领馆也通过官网发布了“特别提醒旅圣中国公民注意安全”的通知。

  两位见义勇为的主人公朱川和赵文勇均表示,事发时没时间考虑太多东西,只是觉得在异国他乡,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同胞受到人身和财产伤害。

  事发后,中国总领馆发布了“特别提醒旅圣中国公民注意安全”的通知。网站截图

  击退3名歹徒 全车响起掌声

  2018年12月20日,圣彼得堡,一个来自中国的36人旅行团,从莫斯科乘坐火车前往圣彼得堡。当日凌晨5时20分许,在距火车站5分钟路程远的巴士乘车点,该旅行团遭遇3名男子抢劫。

  团员郭春雨是山东《生活日报》记者,他回忆称:“一切发生得太快了,游客中不少人已经吓得不知所措。”

  该旅行团的导游孙红回忆,事发时她已上车,朱川当时在队尾帮助一个女游客搬行李,朱川的身后有个游客被三名抢匪包围,“两个人架着那名游客的胳臂,另一个抢走了他的包”。

  “这时,朱川就冲上去,将抢包的那个男子猛地撂倒按在地上”,孙红称在圣彼得堡生活40余年,这种事她还是第一次遇到。

  孙红回忆称,那名抢包的男子被朱川控制后,另外两人变得很愤怒,“当时团里的一名游客冲着朱川喊道‘可能有枪’!”这时,已经在车上的赵文勇飞快下来,将一名站立的男子踹倒。随后,全车人都下来立刻震慑住了三名男子,“他们最后逃跑了”。

  郭春雨说:“整个事情从发生到结束只有3分钟左右”。3名歹徒逃跑后,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谢谢,所有的游客包括俄罗斯司机在内都开始为他俩鼓掌。

  出手完全出于本能

  导游孙红从小在俄罗斯长大,据她讲,“圣彼得堡的火车站非常危险,尤其是圣诞节、新年前后,很多不法之徒会在这里为非作歹”。她介绍,在俄罗斯,取得相关证件,可以合法持枪,事发时,她非常担心游客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。

  50岁的朱川是山东人,目前经营一家装修公司,他回忆称,当时反应完全出于本能。赵文勇是济南市高新分局舜华路派出所北胡警务室的一名辅警。事发时,他从车上冲下来一脚踹倒一名歹徒。他对新京报记者说,受到关注后,自己很不好意思,“当时看到朱川一个人在下面,担心可能会有人持枪,现场很危险,所以我也就冲下去帮忙。”

  ■ 对话朱川

  “事后跟全团人成了朋友”

  新京报:你如何发现有旅行团员被抢的?

  朱川:当时我们刚下火车,大巴车离火车站大约有五六分钟的路程,天还不亮,周围环境很黑,还下着雪,我走在队伍最后面,帮着几个老大姐一起照看行李,所以我上车晚,其他人基本都上车了。正在整理行李的时候,听到动静,回头一看正好看到一个老大哥被三个外国人模样的人围住,有个人留着络腮胡,两个人架着这位老大哥的胳臂,另一个人就抢他的包。

  新京报:你在现场放倒一个歹徒?

  朱川:我当时没顾着想太多,上去给那个抢包的男子一把按地上,掐着他的脖子,我就把抢走的包夺回来了,另外两个人看到之后,就在裤兜处做掏东西的动作。我之前了解到俄罗斯是允许持枪的。这个时候,老赵(赵文勇)就从车上跳下来,一脚踹翻了另外一个人,我们两个人合力把他们打跑了,他们也没有进一步行动,我们的人员财产也没受到损失。

  新京报:当时动手的时候没有顾虑吗?

  朱川:当时顾不得,没时间考虑太多,只是觉得在异国他乡,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同胞受到人身伤害和财产损失。

  新京报:你之前认识赵文勇吗?

  朱川:不认识。我是跟朋友一起来俄罗斯的。参加的这个团也是散团,天南地北都有,也是通过这个事,认识了很多人,和他们加了微信,成为很好的朋友。

  新京报:听说你获过见义勇为奖?

  朱川: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。几年前在广州,一位女士的耳环被抢,我追了那个抢匪好几条街,他当时还拿着刀,最后把他制服,送到了附近的派出所。

  新京报:家人知道你在国外见义勇为了吗?

  朱川:媒体报道后,家人这才知道这件事,我之前怕他们担心,就没说这事。他们很为我担心。但是我觉得这是作为一个公民,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,都应该这样。

  ■ 对话赵文勇

  “同胞就是亲人”

  新京报:现场歹徒疑似要掏枪?

  赵文勇:当时朱川放倒一名抢匪后,另两个同伙就开始做掏兜的动作,准备攻击朱川。同团的老张喊了一声,注意安全。因为他们可以合法持枪,导游其实从我们落地俄罗斯之后,就跟我们强调过这个事情,注意自身安全,他们有刀有枪,此前还有用辣椒水抢劫的案例。

  新京报:你当时是怎么做的?

  赵文勇:我怕那个歹徒真的把枪掏出来就被动了,我就从车上下来,照着那个掏东西的人踹了一脚,他就倒了,我摆了一个攻击的姿势,他们一看我和朱川挺猛的,不好欺负,三个抢匪就想要和我俩对峙。这时候,全车人都下来了,包围他们,这几个歹徒看我们齐心,震慑住了,喊了两句什么就跑了。

  新京报:当时是否向当地警方报警?

  赵文勇:当时报警了。领队导游在圣彼得堡生活了40多年,她告诉我们,这种情况在当地很常见,很多歹徒专门抢亚洲旅行团,当地进行了多次整治,但问题一直存在。

  新京报:是否影响到你们之后行程?

  赵文勇:发生这件事后,团队里很多女士都吓坏了,玩的心情也没有了。我把团队的11个男团员组织起来,开了一个会,有广西的、有天津的、有江西的,我说“甭管来自哪儿,出了国,咱们就是一家人”,需要凝聚力,我们男的保护女的,让她们该怎么玩怎么玩。所以我们出去的时候,男的都走在头尾和两侧。

  新京报:你和朱川的事被报道后很多人给你们点赞?

  赵文勇:网上的评价我也看了,没想到很多人关注我们,其实我觉得没多大的事,有正义感的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出手的,其实如果没有全团大家的力量,光凭我们两个人其实未必能对付得了抢匪。

  本版采写/新京报记者 李一凡